大数据助力智慧城市建设 多城市深挖大数据金矿

  如果你再继续逢人就说这是互联网时代,那你的思维就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大数据继互联网金融之后,已经掀起了新的热潮。鄂尔多斯、武汉、贵阳??从北到南,从西到东,全国诸多城市都陷入了大数据狂潮。

  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实现,面向公众的各项智能化、信息化服务手段变得日趋丰富多样,为智慧城市建设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使得智慧城市的内涵围绕服务于人的核心在不断地延伸、拓展。那么发展基础本就不同的城市该如何发展大数据产业?

  大数据借智慧城市建设发力

  大数据将借助智慧城市建设进入黄金发展期。过去较长时期内,政府部门握有大量关系国计民生的大数据资源,却由于缺少相关推动机制及运营经验而未能发挥出应有的社会效能。然而近期随着PPP模式在全国范围的推广应用,互联网巨头及垂直领域智慧城市项目承包商的积极性被有效调动,纷纷向与智慧城市相关的互联网及数据运营模式转型,带动大数据资源的共享及利用。

  据齐鲁证券研究统计,各级政府积累了大量与公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数据,涵盖了农业、气象、金融、就业、人口统计、教育、医疗、交通、能源多个领域。据统计,政府掌握着全社会信息资源的80%,其中包括3000余个数据库,是社会最大的数据保有者。以往虽然政府掌握着大量核心数据,但政府大数据的金矿一直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掘。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出于信息安全、政策法规等方面的考虑,政府缺乏数据公开的意愿;另一方面,政府自身不具备商业化运营的能力。

  目前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开始从战略层面认识大数据,在政府治理领域融入大数据思维。我国政府也已经逐渐意识到政府数据的开放对推动政府职能转型和提升社会治理水平的重要性,并正在从政策层面逐渐加大政府数据开放的推广力度,政府数据公开的潮流已经势不可挡。

  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当前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要求对住房、环保、教育等九个方面的信息公开进行重点推进。2014年3月“大数据”第一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仅2014年一年就有6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议题与大数据运用有关。同时今年李克强总理也对政府数据开放明确表态:除涉密信息外,数据要尽最大可能公开。随着政策态度的逐渐明朗以及推动力度的不断加强,地方政府开放政府数据的步伐正在不断加快,北京、上海等全国多个地方政府均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了政府数据。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农业大数据专委会主任姜春玲向记者印证了这一点。“目前政府对大数据的普遍关注度非常高,基本上到我们这边来咨询的各地政府和产业都比较频繁,到现在为止,有十几个城市的政府部门来找我们。习近平总书记在6月份就去贵阳参观了大数据的展示中心,李克强总理也是从去年两会到今年两会多次提到大数据这个关键词。应该说举国上下一同期望大数据作为我们腾飞的助推器,或者说作为新常态下对经济健康发展的助推器。我觉得这个没什么质疑的,各地应该都达成了共识。”

  很多互联网企业也看中了其中的商机。据了解,目前各大互联网企业正跑马圈地抢占城市服务入口。当前,以阿里和腾讯为首的互联网企业正在依托地方政府开放的数据接口来获取数据进而提供服务,争做智慧城市运营商。今年4月腾讯和阿里分别上线了“城市服务”平台,正在全国加大跑马圈地的进度。

  “从服务提供来看,阿里和腾讯提供的城市服务功能主要包括医疗、交通、水电煤缴费、社保等服务,覆盖了查询、办理和缴费等多个类型,形成了在前端用户和后端的IT基础设施上共同发力的格局来争夺政府公共服务领域。”齐鲁证券研究认为,未来智慧城市运营服务领域将形成以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打造的大而全综合服务平台和以转型IT企业打造的垂直细分领域服务平台并存的格局,共同分享智慧城市运营服务的蛋糕。

  大数据替代投资拉动经济

  对于我国城市来说,发展大数据产业既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

  在地方政府财政预算偏紧以及传统的粗放式智慧建设无法落地的大背景下,大数据正逐渐兴起并带动企业进入参与政府资源与数据运营的智慧城市发展新阶段。当前各地方政府也亟待转变职能,向企业开放资源与数据进行商业化运营以寻求智慧城市建设效果的落地。

  “现在国家都在倡导经济转型,传统的经济方式肯定已经难以为继,无论是从劳动力成本还是环境的角度来说,从国外环境来看,靠投资拉动增长是很有限的。”复旦大学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周伟林向记者分析称,城市发展大数据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姜春玲也表示认同,在她看来,大数据产业对于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尤为重要。

  “其实很多像贵阳、昆明等这些西部欠发达的地区,由于其很大的资源就是旅游资源以及原生态的农产品资源例如茶叶等,这些原生态的资源需要被关注、被了解、被体验才能够变现,体现出经济价值,所以就需要通过大数据来提升知名度。”姜春玲说,传统优势产业的价值可以通过大数据挖掘出来,向大数据产业靠拢的城市不仅仅会获得足够的关注度,且对传统产业的发展也是一个很好的促进。

  贵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贵州大学西部研究中心主任洪名勇表示,贵州经济难以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长期以粗放的资源开采为主,缺乏现代工业结构。所以,2013年贵阳开始借鉴中关村的发展经验,发展大数据产业。

  据贵阳市副市长王玉祥介绍,2014年,贵阳大数据和信息发展的规模已经达到了663个亿,同比增长68%,占到了全省的45.4%。软件及信息收入180亿,同比增长188.66%。通信和广电总量达到87亿,电子信息投入总额达96亿。根据贵州省的规划,到2020年,贵州大数据产值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相关产业产值4500亿元。

  这对于一个欠发达的城市来说,无疑具有重大意义。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总裁王叁寿向记者表示,大数据行业是唯一一个能弯道超车的行业。而很多欠发达城市也有望借大数据实现“就近超车”。

  大数据的市场空间更是不可估算,有市场人士向记者分析称,贵州大概是2000亿左右的GDP,自从贵州做了大数据,以后起码贡献了贵州10%的GDP,“如果战略得当,推进有力,然后路径又正确,那么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效益是相当可观的”。

  然而也有专家表示,不能指望大数据产业很快形成规模。“大数据产业要真正在经济发展中占据一定份额,必须要有7年以上的培育期。”贵州省贵安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欧阳武表示。

  而在姜春玲看来,贵阳的大数据产业起色已经很大,体现出了巨大的生产力。“投资额在不断加大,企业数量在不断增多,这本身就是生产力的一种体现。基本上大数据的企业在贵阳能落地,这会成为一个比较主流的事情,从5月份贵阳国际大数据博览会来看,我们有40多家企业参展,参展以后大概有15家企业马上表示要在贵阳成立分支机构。所以说不管它有多大的经济贡献,只要在当地开设分支机构它就会解决就业,同时增加大数据队伍里的中坚力量。”

  大数据割离传统产业的误区

  那么,转型究竟该怎么转?大数据产业又该如何发展?什么模式对于发展大数据来说是好的?

  复旦大学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周伟林向记者表示,从宏观层面上来说,就是让新的具有成长性的产业有更好的发展。“把互联网和传统经济完全隔离开是有偏颇的。而且两者之间确实是可以结合的,目前做的比较好的是美国,其创新经济都是虚拟的,德国现在讲工业4.0,非常强调自己在制造业方面的优势,在此基础上加上智能产业。实际上好的模式要适合自己国家、适合地方产业的特点,要和全球化经济要求结合起来。”周伟林表示,本质上就是用大数据来驱动工业化,所以大数据是一个基础,很多企业和政府部门都有这样的数据,可以安排各种各样资源的重新分配。

  对此,姜春玲也很认同,大数据固然好,但不是万能的,它更大的价值来源于和传统优势产业的融合,大数据这个行业是不能按照传统的产业行业进行划分的,产业的边界其实越来越模糊。“例如我们有一个大数据平台,是帮助农民种地的,让他们有更好的科学依据选种子,能有一个好的产量和收入”,姜春玲认为,大数据更大的能力来源于和传统优势产业的结合,如果这个区域的旅游资源比较发达,那么建议这些线下的旅游资源都赶快去拥抱大数据,将线下的资源带动起来,产生更大的经济效应,通过大数据技术把更深层次的价值挖掘出来。

  在姜春玲看来,大数据是一个方法论,不是一个科学研究,应用是很重要的一个价值体现,大数据就是要发挥价值,给大家带来福利。

  而大数据的价值究竟能体现多少,还要看具体怎么应用。

  “作为一个城市,就发展大数据本身来说,方向是对的,没什么可以指责,只不过能否马上利用起来,还要看其是否切合自身产业和部门的需求,要看政府的改革和服务是否跟得上,否则这个大数据的使用价值就不高了。”周伟林说,最根本的不在于大数据好不好,而是该如何利用好大数据,这就促使政府的服务更加公开化和透明化。

  “像美国旧金山有一个停车系统,路边的智能停车,既能节省时间成本,又能缓解交通堵塞。所以每个城市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做大数据。”周伟林总结称,大数据肯定是一个趋势,但首先要明确自身的问题在哪里,其次要让大数据充分发挥自身的作用,除了全社会参与,还要政府角色出现转变,才能更有针对性。

  在这个过程中,发展大数据也必须直面问题。在大数据技术快速发展为智慧城市迅速崛起提供支撑的同时,我国大数据产业仍然面临着发展战略不清、管理机制不健全、技术人才匮乏等亟待重视的问题。特别是有关数据产权、公开、使用、安全等方面的法律法规缺失问题越来越严重。

  对此,贵阳市政府金融办副主任罗佳玲表示,大数据发展带来了很多新的课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是制定标准,规范行业发展,目前最紧迫的有两方面,一是大数据的征信,二是大数据的资产评估。

  “任何转型都是相当有难度的,更何况这是一种新旧的碰撞,一种融合。”姜春玲说,目前从中共中央到国务院对大数据是极其倡导和肯定的,所以推出一些政策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但我们不光需要政策,还需要一系列法律法规的出台,来填补空白”。

  针对当前产业面临的问题,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副主任赖明建议,应尽快将大数据等现代技术应用上升为国家战略,同时把数据主权纳入国家核心利益范畴。“组织法律、行政、科研、产业、社会团体等多方力量,研究大数据等现代技术发展趋势,评估和应用大数据对经济、社会、文化、政策法律、国家安全等方面带来的影响和挑战,确立大数据技术进步和产业培育的发展路径,要特别注意宏观规划、整体设计和资源统筹,引导各地因地制宜并量力而行。”

  只有完善数据管理机制,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建立符合中国智慧城市发展引擎需求的信息数据法律体系,才能真正使大数据成为城市经济发展的新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