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材料价格猛涨,制造业雪上加霜

- 编辑:admin -

原材料价格猛涨,制造业雪上加霜

几年前接手了父亲工矿汽配公司的傅宁晋的手机里,装着一个专业钢材价格走势分析软件。早前钢铁白菜价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这款软件有什么用处,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傅宁晋每天一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软件,非常仔细地查阅钢贸价格和走势分析。“以前常常会一个月甚至更久才会有报价变动,如今供应商也好,我们的下游也好,甚至一天数次询价。”他告诉记者。

新年过后,傅宁晋与父亲商议,酝酿一个不得不做出的决定─涨价。工矿汽车配件行业,与地产投资和基建密切相关。其实早从2016年四季度起,工业原材料价格一路狂飙下,带动各类原材料价格暴涨,并由此更大面积地覆盖到内地製造业。

“我们春节前有五个货柜要出,可订单是涨价前签的。如果履约注定赔钱,临时涨价肯定违约。”但比这份梦魇订单更让福建某工矿汽配公司的内帐会计主管小黄担忧的,是公司能否在这波涨价潮中活下去。小黄坦言,收不回来的货款已佔到公司年产值的三分之一,随着原材料价格暴涨,现金交易令公司资金缺口已经大开。“我也不知道我们老闆还能撑多久。”

原材料价格的大涨,进一步考验着处于困难期中的内地製造企业。记者在福建泉州工矿汽配城採访时,听到最多的是关于近期原材料暴涨带来的各种惊慌失措和担忧。“做实业很怕像这次原材料这样的价格波动。”纪新民(化名)回忆表示,数年前也有一次类似的波动,涨价过后是急速降价。当时,钢材价格最高飙曾升至一吨6000元(人民币,下同)左右,恰逢厦门某公司在价格急速回落到4200元的时候进了四万吨库存。“以为钢材价格还会回到高位,没想到接下来几年钢材白菜价,导致那家企业破产。”

产业洗牌大浪淘沙

十年前,年仅二十出头的纪新民,一年的工矿汽配生意就已过亿,但实业之难让他及早逃离。“原材料涨价其实只是表象,现实是实体不是不好做,是生存不下去。”他告诉记者,以做工矿汽配企业为例,投入一个亿,一年纯利可能就7%,不仅佔大量土地、水电等生产资源和人工成本,关键还树大招风。“但开个卖薑母鸭的小店,一隻鸭子卖65元,一份鸭血炒韭菜15元,炒鸭杂20元,一顿饭120元。平均利润20元就好,一天卖250份,一年也有180万。”

福建皇又凰卫浴科技总经理刘芳华虽然认为:“现在大家都是自保的心态”,但中小企业这个时候自保,或许已经来不及。福建一位长期与传统製造业接触的官员亦称,“即使一些相对大型的企业,我们也已不敢太多去关注。”他言下之意,实际状况远比看到的还要严重。

原材料价格上涨带动内地PPI(生产者物价指数)一路向好。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PPI今年首月创下近五年最大的涨幅,并实现连续五个月上涨。PPI向好的背后,是一大批毛利不高的製造业雪上加霜。刘芳华直言,那些做低端製造业的,本身利润微薄,对涨价应接不暇,又没有议价权,更不敢轻易涨价,最终只能在纠结中更快衰亡。

“中国正处于传统製造业转型升级阶段,但中国製造存在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低端复製。”傅宁晋认为,这波涨价潮,对有的企业是痛上加痛,但对有的企业是意外之喜。“摒除其他外界因素,目前钢材价格水平其实是回到相对理性。”刘芳华亦认为,原材料价格上涨,可以快速消耗部分过剩产能,同时淘汰没有实力的企业,让实业的价值回归实业。

成本压力大幅上升

即便如此,不少企业从最开始的成本忧虑,变成了更为现实的产品涨价。此前从香港退市的匹克集团董事长许景南就向记者坦言,原材料涨价潮对产业影响非常大,集团去年利润亦受到影响,且今年产品价格将随之调整。但他同时强调,“原材料对匹克的影响并不是主要的,因为我们是做品牌,品牌的附加值远高于原材料成本。”

按照经济学家和一些行业协会的分析,2016年下半年发端于大宗原材料的涨价潮,2017年持续上涨的概率依然不小。中诚信国际董事长阎衍认为,在此基础上叠加的资金周转和还债压力,将进一步挤压製造业盈利空间。

製造业之困,在这波原材料涨价潮中再次引发广泛舆论关注。许景南期待全国两会会有明显信号释放,给予中国製造以信心。有不愿具名企业家直言,中国已经到了亟需壮士断腕地步。现在的改革,好改的都基本改完,剩下的都会是伤筋动骨。

消费品价格亦受波及

图:上游原材料的涨价风波,亦传导至消费品市场 /资料图片

由上游石油化工、钢材开始的涨价风波,正在逐步传导到消费品市场,不少企业从最开始的成本忧虑,变成更为现实的产品涨价。此前香港退市的匹克集团董事长许景南向记者坦言,原材料涨价潮对产业影响非常大,集团去年利润亦受到影响,且今年产品价格将随之调整。

记者观察发现,近期国产手机全面涨价,中药材、家电、白酒、调味品、灯具、纺织品、汽车电子、日化等均有不同程度涨价。有汽车饰品店老闆告诉记者,以汽车大灯为例,此前170元(人民币,下同)一个的大灯,如今进货价已经调高到185元,涨幅接近9%。“这还只是常用的部分,有些冷门配件更是翻倍涨。”

在刚刚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工作报告中披露,今年CPI(居民消费品价格指数)涨幅预期目标为3%左右。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温和通胀导致的价格上升对企业盈利修復有所帮助,进而可以改善资产负债表。他认为,虽然老百姓不喜欢涨价,但如果物价百年不涨,经济也就没有活力。

困境倒逼产品升级

图:性价比高、产品性能好的产品市场将会更广阔/资料图片

福建某工矿汽配公司负责人傅宁晋认为,以中国製造业目前技术,要生产高质量产品完全没问题。而实业之困,亦在于停留在低价竞争、低端复製的恶性循环。“做低端产品就像放烟花,今天只要有钱想要办厂,生产出来的东西只要够便宜,点一下就能开花。这样的低端复製很容易,见效也很快。但做高端产品就像种树,要经过沃土,数年的培育,才能够长出点样子。”

傅宁晋的父亲,在儿子出生的当年创办了现在的工矿汽配公司。数十年的良性积累,让傅宁晋更明白产品质量的重要性。但傅宁晋耗费数百万开发的专利产品,至今仍在等待市场接受。“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很多商家以次充好卖给用户,逼迫生产厂家一定要去生产低端便宜的产品,工厂只能去找便宜的原材料。最终把自己的品牌、行业做烂。”

现在的实业困境,其实也是中国目前困境的一个缩影。福建皇又凰卫浴科技总经理刘芳华觉得,市场虽然低迷,但性价比高、产品性能好的厂家生意会越来越好。“毕竟大家消费观念在改变,要求的品质在提升。”

“原材料涨价虽然几家欢乐几家愁,但从供给侧改革角度看,加速了低端不合理企业的倒闭,这是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深入。我想这也是国家下决心进行产业升级,是无形的手在抓。”刘芳华如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