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传动技术领域的 “运用王者”_0

- 编辑:admin -

交流传动技术领域的 “运用王者”_0

  湖南省株洲市境内湘江右岸田心工业区,是绵延十里的中国先进轨道交通装备研发和制造的动力之都。4月初,在一间简易的会议室里,记者见到了这位交流传动技术领域的运用王者、中国工程院院士丁荣军。

  丁荣军如今执掌内地A股、香港联交所和加拿大三家上市公司,负责三个国家级创新平台和两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直接管理年营收140亿元的南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南车株洲所)。

  丁荣军回忆,上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后,被派到位于秦巴山区深处的陕西勉县跟车。4年间,他白天跟着机车司乘人员在狭窄低矮的机车头里一路颠簸,边学边听边记。入夜,在昏黄的灯光下潜心钻研书本理论。当时,我国列车最高时速只有100公里上下,而法国高速列车时速已经达到300公里。这让丁荣军时常发誓,要努力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和先进技术,造出像法国、日本那样的高速列车。

  南车株洲所党委书记邓恢金说,回到南车株洲所的丁荣军,从参与者到领跑者,不断向高速铁路和大功率重载列车等前沿技术发起冲击。近年来,丁荣军和科研团队相继开发了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CTCS3级列车运行控制系统技术,基于无线通信网络系统技术,满足了高速动车组在最小追踪间距3秒的安全运行要求。这些先进技术大规模应用到京津、武广、郑西等高速铁路上,为我国打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世界先进水平的高速铁路技术体系立下了汗马功劳。

  与很多科学家功成名就后淡出应用领域不同,丁荣军善于实战。党委副书记杨首一说,早年所里试验运行一种新型交流传动电力机车,结果机车受困不明原因的直流电压震荡现象,频频趴窝。眼看着前期投入的巨大人力、物力、财力要打水漂,预感会无颜见江东父老的现场一些技术人员精神几近崩溃。丁荣军赶赴现场,成功地用仿真研究原理在传动系统控制程序调节器上发现了错误的参数设置,故障迎刃而解。如今,这款机车作为制式装备,正夜以继日地奔驰在万里铁道线上。

  与很多学者潜意识里有专业偏好不同,丁荣军精于推动技术多元应用。他将牵引电传动系统集成技术应用到城市轨道交通、电动汽车、工业变流、风力发电等新领域,在特高压输变电系统、大功率半导体器件等领域,也取得了很大突破。2008年至2011年,全球金融危机和我国轨道交通产业调整等原因让专事铁路业务的机构举步维艰,但丁荣军和南车株洲所依靠轨道交通、新材料、新能源三大产业,从前些年的年营收数十亿元,逆势猛增到去年的140亿元。

  与一些科研人员只会做学问不同,丁荣军乐于参与组织资本运作。 IGBT,是轨道交通装备机芯技术中最为先进、效能最为突出的高端产品,长期被西方发达国家垄断技术。近年来,丁荣军和南车株洲所管理层推动旗下南车时代电气成功收购加拿大丹尼克斯半导体公司75%的股权。一年后,我国第一条IGBT产品封装线在株洲成功落成,成功实现了IGBT模块的国产化。

  与有的权威学者一味突出自己的江湖地位不同,丁荣军长期勤于经营一支强大的科研团队。他对年青一代科研人员,常讲自己一卡车的失败。原来, 1989年,毛头小伙子的丁荣军受命领衔开发1000千瓦大功率电机交直交实验系统。结果,一年实验烧掉的电子元器件装了一卡车。

  当时企业销售收入还不到1亿元,烧了几百万利润啊!我们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老所长一句话,搞科研、搞产业化是有风险的!丁荣军说,大家遇上挫折不要怕!挫折感与成就感都不要挂在脸上,要埋在心里,要成为激励株洲所未来走好、走稳、不断壮大的源泉。

  邓恢金说,南车株洲所通过提高工资待遇、建立项目奖励机制以及帮助员工设计职业发展体系管理等先进理念,通过内部培训、战略联盟、全球采购等方式,截至2011年底,已经聚集了博士72名,研究生以上学历781人,形成了总人数达3678人的科研队伍。很多团队科研成就,在轨道交通、电气、电动汽车、风力发电、工业变流等领域首屈一指。